和訊財經端 註冊

起底現金貸暴利:最高利率可達1000%

2017-11-13 09:09:34 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逾千家現金貸平臺僅250家左右持牌經營,年利率超出正常貸款幾十倍

  □本報記者 但慧芳

  一家網貸平臺的公關負責人王寧(化名)沒有想到,這次“趣店”風波,最終演繹成了行業風波,有關於現金貸的種種“前世今生”,都被各大媒體扒出來暴露於公眾面前。“四處滅火,感覺很是艱難。”王寧近期對長江商報記者感慨說。

  這正是現金貸公司或涉及現金貸的網貸公司、小貸公司等目前面臨的重大危機之一——深陷輿論漩渦,面臨各類質疑。

  現金貸,小額現金貸款業務的簡稱,現一般指額度不超過3000元的線上現金借貸方式,具有靈活借款與還款,以及實時審批、快速到賬的特性。

  事實上,多位行業人士向長江商報記者證實,各現金貸平臺年利率動輒50%-60%,有的超出正常貸款利率的幾十倍,高達500%-600%甚至1000%。

  在“高利貸”背後,還隱藏著針對這個行業營運的種種爭議。從借款客群、催收方式再到經營資質、資金來源,都受到來自各方的審視。

  滾雪球式的高利率生意

  令華中某知名高校經管學院輔導員蔡老師震驚的是,因交了男友,他的一位女學生深陷“現金貸”之中。

  蔡老師告訴長江商報記者,該學生在男友因“臨時周轉困難”,找她借1000-2000元周轉之時,選擇了手機上某款App嘗試性借了一筆1000元的貸款。然而在一個月到期後,她手上暫時沒有能還的錢,基於對家長的畏懼只好選擇隱瞞,於是她便找平臺方商量,對方告訴她,另外下載一個現金貸App,從別的平臺借錢來還。

  打開這個口子後,這位學生開啟了“拆東墻補西墻”之路,而後伴隨著消費欲望的膨脹,該學生已經從上十個平臺借了超過5萬元。

  蔡老師說,這位學生實際的欠款大約在2萬-3萬元,而利息加上逾期罰息,不到一年的時間就滾到了5萬多元。

  這並非個例,近期有媒體曝出,從買一只貓開始,一名23歲的女生最高時網貸負債19萬元。

  超前消費、欲望失控,是負債青年們的共性,個人因素不能說不重要。同時,各家涉及現金貸業務的平臺均稱自己利率在36%合規線以下,然而現金貸的高利率已成為不爭的事實。

  多位行業人士對長江商報記者證實,各現金貸平臺年利率動輒50%-60%,有的超出正常貸款利率的幾十倍,高達500%-600%甚至1000%。明面上的利率,加上附帶的高昂手續費、服務費和滯納金,現金貸的年化利率普遍高出銀行等傳統金融機構的數倍甚至幾十倍。

  以A股上市公司二三四五(002195,股吧)為例,上線三年來,靠旗下現金貸業務“2345貸款王”,其金融科技業務在2017年上半年凈利潤達2.38億元,較2016年上半年的522.59萬元爆增4469.09%,毛利率高達97.12%。

  業務來自深度開發的次級貸款人群

  一位曾從事網貸創業的老板對長江商報記者表示,現金貸業務到底是“雪中送炭”還是“趁火打劫”,目前從業者和非從業人士各執一詞。

  在該人士看來,現金貸業務所開發的客戶多為藍領、大學生和無固定收入人群等社會弱勢群體。“若收入高一點的人群,有信用卡、親朋好友等可以周轉,完全無需借額度幾百、幾千元的現金貸。”

  這一說法與多家媒體的調查吻合。有調查顯示,從現金貸借款的人群來看,中國信用卡持卡人群占總人口數近30%,其中絕大多數都是“優質客戶”。剩下的60%中,多是依靠民間借貸來融資。而還剩下的10%,沒有任何金融機構願意服務他們,也很難通過民間借貸融資,這就成了現金貸最直接的客群。

  這10%的業務受眾人群,除去工薪階層之外,還囊括了學生、農民、藍領這幾類長期無法獲得傳統金融機構信用服務的“零征信”人群。一旦被壓抑的金融信貸剛需被釋放,其對金融信貸服務的欲望就變得無比強烈起來。

  一些現金貸平臺通過客戶畫像發現,不少借款甚至還跟黃賭毒消費有關,而且存在較高比例的重復借貸。

  百融金服近日發布的《2017年現金貸行業分析報告》統計顯示,約56.5%的客戶申請現金貸次數大於2次,其中申請2-5次的客戶占比最高,達到36.7%;申請多次借款的客戶中,在多家機構申請借款的人數占比達49.4%,在1家機構申請多次借款的客戶僅占7.2%。總體看來,多頭借貸現象較明顯。

  對於這些業界所稱的“次級貸款人群”,是否應該提供足夠的金融服務,目前行業意見尚不一致。

  “有能力開發這部分客群,為什麽不做?國內信用卡市場薄弱,傳統金融機構太‘嫌貧愛富’,現金貸有普惠金融的屬性。”一位涉及現金貸的人士表示。

  但在上述曾從事網貸創業的人士看來,基於金融的“審慎性”原則,對於還款能力堪憂的客群,一是這種借款需求不一定要被滿足;二是在已設定的高利率下,這種“滿足需求”顯得有點“偽善”。

  逾千家現金貸平臺 網絡小貸牌照僅237張

  如果說做什麽樣的客群和怎麽定價、收費是一門生意的表象,那麽這生意到底能不能做,有沒有做的資格,則是其內核。

  “目前預估做現金貸的公司至少有一千多家,包括小貸公司、P2P網貸、垂直借貸平臺、消費金融公司以及第三方支付公司等。”有爆料人對長江商報記者稱,“但有放貸資質的,少之又少。”

  該爆料人稱,現金貸業務多基於全國市場,目前的地方性小貸公司受限於區域性,沒有跨區域經營的資格,若基於區域性小貸牌照做現金貸業務,則涉及超範圍經營。

  而眾多的P2P網貸平臺,看到現金貸業務的“暴利”後,紛紛進入拓展業務。有網貸人士稱,其最常見的操作方式是,先將自有資金借給借款人,再將多位借款人的債權整體打包放到平臺上做成投資標的供投資人購買。“這就涉及違法、違規發放貸款,它是公司或企業的行為,本身沒有做放貸業務的資質。”

  至於是否可以一邊放款一邊對接投資人,多位網貸人士均表示,“從放貸速度來看,很難實現完全無縫對接。”

  除此之外,一些此前未經營過網貸業務的人,也在高利潤刺激下進入其中“撈金”。“我身邊就有從事汽車行業、家具行業的,聽說現金貸賺錢,趕緊做了App上線做這一業務。”一位網貸人士稱。

  長江商報記者查詢獲悉,截至2017年9月末,全國範圍內共有237張已獲批網絡小貸牌照以及22張尚在發起狀態的網絡小貸牌照,再加上持有消費金融牌照的22家公司,合規經營現金貸業務的平臺還不足四分之一。

  這就意味著,逾千家現金貸運營平臺,目前僅250家左右持牌經營,更多的可能處於“無牌經營”狀態。

  然而,有多位人士還強調,即使是拿到網絡小貸牌照的現金貸公司,還面臨著“超杠桿經營”。

  “各地對於互聯網小貸表內融入資金余額基本要求不超過公司資本凈額的1.5-2倍,最高為不超過3倍杠桿,最低還有0.5倍杠桿。目前拿了網絡小貸牌照的公司,很容易就出現了超過規定杠桿經營。”一位資深金融分析人士對長江商報記者強調。

  事實上,以趣店為例,2016年,趣店旗下撫州高新區趣分期小額貸款有限公司和贛州快樂生活網絡小額貸款有限公司兩家擁有網絡小貸牌照、主營網絡小貸業務的子公司,借貸限額分別為30億元和27億元。但趣店財報顯示,包括銀行、信托等第三方外部資金渠道在內,其2017年第二季度的季度交易額已經達到了215.25億元。

(責任編輯:孫巖 HN075)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起底現金貸暴利:最高利率可達1000%》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